首页

/

热卖小说

/

课程详情
0
《臣服》:如果那个人是你,那我甘愿臣服。

已阅人数: 61.5万

四年前,海城一场商业大案,名门望族陆家一夜间不复存在。始作俑者却是陆家三少陆薄川的新婚妻子,宋绾。四年后,宋家家道中落,陆薄川将她逼入绝境,人人都在看她笑话。声名狼藉的宋绾却摇身一变,再次成了人人艳羡的陆太太。海城多少人都在等着他们离婚。等来的却是陆薄川将她抵在墙脚,徐徐逼问:“你知道这些年,你儿子到底有多难带吗?”――如果那个人是你,那我甘愿臣服。

 详情

摘要:四年前,海城一场商业大案,名门望族陆家一夜间不复存在。始作俑者却是陆家三少陆薄川的新婚妻子,宋绾。四年后,宋家家道中落,陆薄川将她逼入绝境,人人都在看她笑话。声名狼藉的宋绾却摇身一变,再次成了人人艳羡的陆太太。海城多少人都在等着他们离婚。等来的却是陆薄川将她抵在墙脚,徐徐逼问:“你知道这些年,你儿子到底有多难带吗?”――如果那个人是你,那我甘愿臣服。

四年前,海城一场商业大案,名门望族陆家一夜间不复存在。始作俑者却是陆家三少陆薄川的新婚妻子,宋绾。四年后,宋家家道中落,陆薄川将她逼入绝境,人人都在看她笑话。声名狼藉的宋绾却摇身一变,再次成了人人艳羡的陆太太。海城多少人都在等着他们离婚。等来的却是陆薄川将她抵在墙脚,徐徐逼问:“你知道这些年,你儿子到底有多难带吗?”――如果那个人是你,那我甘愿臣服。


第1章

“宋小姐,您卡里已经没有钱了,如果您父亲还需要住院,就必须要尽快缴费,不然明天可能就要停药了。”

宋绾抿着唇,觉得心脏有点密不透风:“你放心,我会尽快想办法的。”

主治医生看着她过分漂亮,却苍白憔悴的脸蛋,有些怜悯,道:“尽快吧,我这边尽量帮您拖拖时间,宋总曾经好歹也是海城名望颇高的外科医生,医院也不想耽误他的治疗,但您也知道,现在没几个医院敢收他,我们医院能收他,已经顶着上面的压力了。”

宋绾微微垂着头,露出一截漂亮白皙的脖颈,她扯了扯唇,艰难道:“我知道,谢谢。”

宋绾转身进了宋显章的病房。

宋显章状态不是很好:“是不是医生说了什么了?”

“没有,他说你状态还可以,现在就等肾源了,等肾源一到,立马就可以安排手术,你先好好休息。”

“钱的事情……”

“钱我已经想到办法了,你不用担心。”宋绾咬住牙,眼眶渐渐红了:“爸,你放心,我一定会把你治好的。”

宋显章动了动唇,想说什么,宋绾赶紧道:“爸,您累不累,您要是累了就赶紧休息,季慎年刚刚打电话给我,说让我过去拿钱。”

宋显章沉默片刻,最后叹了一口气:“是爸爸害了你。”

“没有的事,他那边催得挺急的,我得走了。”

宋绾说完,赶紧从病房里出来,她其实已经无路可走,季家的人在宋家出事的时候,就已经严词厉色,不允许她和季慎年有任何瓜葛,而季慎年的出事,让她再也不敢轻举妄动,季家现在根本就帮不了她。

正在这时候,病房里面突然响起一阵嘈杂的声音,宋绾一惊,快步走过去,是隔壁病房里,一个得了肾衰竭的老人,被人匆匆从里面推了出来。

“快联系家属!”

“病人病情突然恶化!”

宋绾站在原地,不知道过了多久,一个小时?两个小时?她听到了走廊上撕心裂肺的哭喊声。

宋绾只觉得浑身冰冷,被一种死亡的恐惧笼罩。

她浑浑噩噩的出了医院部的大楼。

她想起了宋显章刚刚保外就医的时候,她和周竟的对话。

周竟是她以前的学长,也是宋家出事后,唯一没有避她如蛇蝎,反而自始至终帮助她处理宋家的事情,帮她照看宋显章的人。

那天,她刚出医院大楼,因为得知宋显章的病情恶化,又没有合适的肾源,也没有做手术的费用,医院建议先做透析,她也是这样浑浑噩噩的状态。

“绾绾。”背后有人喊了一声。

宋绾没有听到。

周竟快步上来,道:“绾绾,我知道宋总病情不太乐观,我有一个建议,不知道能不能说?”

宋绾看着他。

周竟道:“你何不亲自去找找陆总?。”

宋绾抿着唇,没说话,握在身侧的细白手指却狠狠收紧,没有人知道,其实她早就已经去找他了,但是那个人根本就不肯见她。

周竟道:“绾绾,再怎么说,你们之间还有些情分,他不至于把事情做得这么绝吧?”

宋绾咬住牙,只觉得喘不过气来,周竟根本就不了解他。

就像那时候,宋家破产,宋显章坐牢,她就已经去求了他,那又怎么样?宋家还不是说垮就垮?半点余地也没有。

“他想做的事情,从来就没有做不成的。”宋绾看着周竟,眼眶泛酸,一字一句的道。

而如今,宋绾依旧站在医院大楼,手机就在她手里,被她狠狠的捏着,良久,她还是将电话打给了那个人身边的秘书。

“宋小姐?”

“郑秘书。”宋绾垂着头,声音像是锈迹斑斑的齿轮,还带着血腥气:“我想见见他。”

“宋小姐,您别为难我。”郑秘书道。

“郑则,求求你了。”宋绾道。

郑则沉默了许久,叹了一口气,“他今晚会去凤溪别墅,我能帮你的,就只有这么多了。”

……

凤溪别墅,宋绾跪在别墅外面,已经两天一夜,大雨倾盆,她感觉自己有点神志不清。

陆薄川不肯见她,又把她往绝路上逼,她只会这样蠢笨的办法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她终于昏昏沉沉的失去了意识。

朦朦胧胧间,她感觉一双有力的长臂,将她的身体抱了起来,她想睁开眼看看是谁,却无论如何也睁不开。

第2章

醒来的时候是在一个沙发上,因为房间里没有开灯,下雨的天气,四周空旷昏暗,静得让人心里发慌。

宋绾动了动身体,只觉得身体沉重,每一根骨头都在疼,身上湿哒哒的粘着皮肤,很不好受。

她从沙发上坐起来,就看到不远处的窗户边,正站着一个高大的身影,背影挺抜,背对着自己,正在抽烟。

意识到那人是谁,宋绾心脏蓦地收紧。

“醒了?”一道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。

宋绾一惊,就看到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转过了身,他穿着一身烟灰色的西装,西装的领带系得规规整整,指间夹着猩红一点,带着上位者不动声色的气势与城府,整个人隐在阴影里,眉目冷淡,如刃的深邃目光却穿透空气的层层阻隔,朝着她望过来。

宋绾心脏不可遏制的寸寸收紧。

有种被人遏住喉咙的感觉。

这是自三年前那场手术后,宋绾第一次看见陆薄川。

陆薄川居高临下的看着她,唇边噙着一抹笑意:“我还以为你能要点脸面。”

他明明是笑着的,宋绾却怕极了,他这一年来的手段,狠厉得没有半分情面,连季慎年他都能想尽办法差点将他送进牢房。

一瞬间,很多情绪冒上来,宋绾喘了一口气,终于眼眶猩红道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陆薄川五官峻厉,眉眼深邃,挺阔的西装让他显得沉稳压迫,他低低的笑了一声,声音明明很好听,串入耳脊,冷意却像是蛇信一样缠绕着她:“我要做什么,宋小姐不是早就知道吗?”

他顿了顿,道:“不过宋小姐好像不是很乖,既然这样,那脱了,自己爬过来吧。”

宋绾像是不可置信一样,愣在了原地。

“陆薄川,你不要太过分!”过了很久,宋绾才知道他说的是真的,终于忍不住,压抑着低吼。

“过分?”陆薄川轻轻的咀嚼了这两个字,因为背着光,让人看不太清楚他的表情,唯有那双像是能看穿人脾脏的眼睛,蛰伏着危险暗芒:“说起过分,有谁能及你的万分之一?”

他弹了弹烟灰,声音沉得像暮霭:“宋绾,既然要求人,就得拿出点求人的诚意来。”

一瞬间,宋绾的脸色白得像张纸。

但要她脱了就这么爬过去,这样折辱她,他怎么不干脆杀了她?

杀了她都比这样好过。

见她不动,陆薄川也不恼,他手中的烟飘着清白烟雾,直直向上,覆盖住他侵略性十足的眼。

他将烟送到嘴边,轻轻吸了一口,那点火星明明灭灭,每一下都像是烫在宋绾心口,凌虐着她。

然后他伸出修长手指,将烟在窗户上一点点碾灭,动作斯文,却字字如钧:“宋绾,现在是我在玩你,不要等到我把你送出去,那你就连这点尊严也没有了。”

宋绾打了一个冷战,她浑身没有半点力气,身上应该还在发着高烧,却觉得整个人彻骨的寒冷,眼泪终于还是没能忍住,“啪嗒”一声掉下来:“你一定要这样吗?”

“怎样?”陆薄川看着她,声音微沉:“难道这不就是你见我的目的?”

“当年的事情……”

“嗒”的一声,打火机盖的声音响起,宋绾整个人一颤,这才看到他另外一只手上,正在把玩着一个打火机,陆薄川看着她,在她提起当年的这一刻,俨然没有了半点耐心:“宋绾,你来不来?”

第3章

宋绾的目光还停留在那个打火机身上,那打火机还是当年她送给他的,但是他当年并没有珍惜,如今却被他拿在手中把玩。

她直直的盯着,正觉得心脏快要痉挛,就被他这句话惊得一颤,像是才回过神来。

宋绾低低的垂下头,她知道他留着打火机,定然也不是因为爱。

她又想到了医院里的宋显章,想到了那个被人推出去没了温度的老人。

想到了这么多年来,几乎让她麻木的网络上的污言碎语。

良久,宋绾缓缓又颤抖的脱了衣服。

面对生死的时候,人的尊严大底也算不了什么。

“薄川?”就在宋绾快要到陆薄川面前的时候,楼上一个女人的声音却突然响了起来。

宋绾猛地僵住,不可置信的看向陆薄川,那一刻,她听到了自己心房坍塌的声音,心口像是别着一把刀。

愤怒屈辱直直串入心脏,逼红了她的眼。

陆薄川却慢条斯理,他面上没有什么表情:“谁让你停的?”

宋绾从来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,她直直的僵硬着脊背,那人修长的手指掐住她的下巴:“怎么?受不住?”

他的手指像是钢筋铁骨,身上冰封的寒意压迫着她。

宋绾眼里全是生理性的眼泪,就算她再贱,也做不到这样。

陆薄川深深看了她一眼,良久,道:“进去。”

是对着楼上的女人说的。

脚步声越来越远,宋绾却并没有觉得好受,男人起先默不作声,后来猛地将她抵在了窗台上,力道大到让宋绾喘不过气,他就附在她的耳边,修长有力的手指卡住她的下巴:“你说,如果我把视频发给宋显章,他会怎么样?”

宋绾浑身一个哆嗦。

但她好像又感觉不到痛,像是灵魂已经出鞘,迷迷糊糊间,她松散了脊背。

宋绾半夜就出了别墅,陆薄川承诺给她治疗宋显章的钱,一次一万。

当时他给她的时候,她当场愣在原地。

那时候他已经穿得西装革履,而她身上乱糟糟一片,他长腿交叠,坐在沙发上问她,几乎没有皱褶的西装透出冷硬的幅度:“嫌少?”

宋绾脸色羞耻。

他就轻轻的笑了笑,点了一支烟,在昏暗的房间里,慢条斯理的抽着,烟味盖不住腥檀气,也盖不住他黯沉的视线,他说:“宋绾,你去海城最贵的地方调查一下,有多少人能有这个价钱?还是你觉得自己要比她们更高贵?”

她不想拿这个钱,手却还是伸了过去。

出门的时候,心里却在想着,陆薄川和那个女人,晚上会干什么?

会不会也像他对她一样,做那些难以启齿的事情?

又或者不会,毕竟他不会像是羞辱她一样,来羞辱楼上的那个女人吧?

她将那一万块钱捏在手里,望着街头来往的车辆,死死咬住唇。

她身上的衣服依旧没有干透,又黏又湿,就算是在室外,冷风簌簌的吹着,她却好像依旧能闻到身上糟糕的味道。

到家的时候已经很晚了,即便是这么昏昏沉沉,宋绾也没忘记回家的时候要去买退烧药,她不能让自己生病。

往后几天,宋绾又去了几次凤溪别墅,但陆薄川根本不肯见她。

宋显章那边传来消息,说找到了合适的肾源,但是需要钱。

宋绾急得发慌,撞不到陆薄川,就只好去找人打听陆薄川的去向。

而就在这个时候,有人找上了她,说可以帮她出钱。

宋绾明知道这种时候,有人给她出钱,必定不怀好意,却还是没有完完全全的拒绝。

那人看出她犹豫,盯着她瓷白的脸,以及姣好的身段,道:“宋小姐如果不愿意,我当然也不会为难宋小姐,电话我先留在这里了,如果宋小姐改变主意了,随时可以给我打电话,不过宋小姐可要想清楚了,这种时候,能帮宋小姐的人可不多。”

宋绾只考虑了一天一夜,在再一次堵陆薄川无果的情况下,最终还是拨通了对方的电话。


由于篇幅限制,只能发到这里啦!
 
扫描二维码阅读原文后续剧情高潮不断!
相关推荐
【《臣服》:如果那个人是你,那我甘愿臣服。】 四年前,海城一场商业大案,名门望族陆家一夜间不复存在。始作俑者却是陆家三少陆薄川的新婚妻子,宋绾。四年后,宋家家道中落,陆薄川将她逼入绝境,人人都在看她笑话。声名狼藉的宋绾却摇身一变,再次成了人人艳羡的陆太太。海城多少人都在等着他们离婚。等来的却是陆薄川将她抵在墙脚,徐徐逼问:“你知道这些年,你儿子到底有多难带吗?”――如果那个人是你,那我甘愿臣服。
【《枭婿》:世界第一大神秘组织龙门之主当了上门女婿。】 世界第一大神秘组织龙门之主当了上门女婿。五年后,考核结束!曾经因我而让你饱受耻辱,如今我定许你光芒万丈...
【《超级女婿》:入赘三年,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。】 入赘三年,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。而我,只等她牵起我的手,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。
【《重生霸婿》:资产千亿的霍家继承人霍不凡,被谋杀后重生在了一个底层男子的身上。】 资产千亿的霍家继承人霍不凡,被谋杀后重生在了一个底层男子的身上。在头疼如何面对这对不知情的母女时,霍不凡发现真凶已经将他的替身推至台前,意图窃取霍家的资产。唯一的办法,就是扎根于这个近乎破裂的家庭,从零开始,快速崛起,与幕后真凶抢时间。可是,万一时间长和这个漂亮到极点的老婆处出感情怎么办?护爸狂魔的可爱闺女不解的昂起头:“爸爸,你怎么不跟妈妈一起睡了?”
【《最强狂婿》:十年前,他被迫逃出豪门世家,从此颠沛流离,惶惶如蝼蚁…】 十年前,他被迫逃出豪门世家,从此颠沛流离,惶惶如蝼蚁,人尽可欺。直到那一天,他拨通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号码。你若执我之手,我必许你万丈荣光……
【《都市无敌战神》:我所失去的,终会千百倍的拿回来!】 五年前,被陷害入狱!五年后,他荣耀归来,天下权势,尽握手中!我所失去的,终会千百倍的拿回来!
【《从今天起当首富》:重生03年,方平要走别人的路,让别人无路可走!】 重生03年,方平要走别人的路,让别人无路可走!
【《春风也曾笑我》:亲妈和男朋友即将要结婚】 亲妈和男朋友即将要结婚,纪精微却是最后一个知道。婚礼当天,纪精微亲眼看着前男友成为自己后爸。遭遇背叛的纪精微,为了掩盖伤痛,开始在事业上发愤图强。却被大BOSS指着文件夹,质问:“纪精微,你好大狗胆,在我眼皮底下,你也敢虚报账目,私自揽财。”纪精微笑着说:“我以为,您从您父亲身边收买了我,这点酬劳,我该拿。”纪精微以为只要自己拿捏好了分寸,一直这样走下去,总会走到康庄大道……当满城传来他要娶豪门千金的消息,纪精微跑去问沈世林,却被他压在办公桌上,语气暧昧又危险说:“纪精微,玩票大的,来吗?”他们之间,从相互利用,各取所需开始,可不知道怎么了,最后竟然会从利益缝隙中缠出感情。
【《我爸给我二十亿》我以为这辈子注定被人嘲笑;那天……】 那天,我以为这辈子注定被人嘲笑;那天,我以为此生注定贫穷;但那天,我爸给了我二十个亿!

反馈信息

取消 确定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