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

/

热卖小说

/

课程详情
0
《重生霸婿》:资产千亿的霍家继承人霍不凡,被谋杀后重生在了一个底层男子的身上。

已阅人数: 99.9万

资产千亿的霍家继承人霍不凡,被谋杀后重生在了一个底层男子的身上。在头疼如何面对这对不知情的母女时,霍不凡发现真凶已经将他的替身推至台前,意图窃取霍家的资产。唯一的办法,就是扎根于这个近乎破裂的家庭,从零开始,快速崛起,与幕后真凶抢时间。可是,万一时间长和这个漂亮到极点的老婆处出感情怎么办?护爸狂魔的可爱闺女不解的昂起头:“爸爸,你怎么不跟妈妈一起睡了?”

 详情

摘要:资产千亿的霍家继承人霍不凡,被谋杀后重生在了一个底层男子的身上。在头疼如何面对这对不知情的母女时,霍不凡发现真凶已经将他的替身推至台前,意图窃取霍家的资产。唯一的办法,就是扎根于这个近乎破裂的家庭,从零开始,快速崛起,与幕后真凶抢时间。可是,万一时间长和这个漂亮到极点的老婆处出感情怎么办?护爸狂魔的可爱闺女不解的昂起头:“爸爸,你怎么不跟妈妈一起睡了?”


第1章

看着镜子里那张陌生的脸,霍不凡嘴角不禁流露出一丝苦笑,到现在都无法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霍家,是全国排名前十的大家族,资产超过千亿。而霍不凡,则是霍家有史以来最天才的嫡系长孙!

他有着令无数人羡慕的商业与管理天赋,很多人认为,在霍不凡的领导下,霍家进军全国前三,是十年内最容易预见的事情。

两天前,霍不凡和几个亲近之人登山,正爬到半山腰,突然感觉后脑勺一阵剧痛,像是被重重一击,接下来便没有了意识。醒来后,就在这个陌生的地方了,而且还换了一张脸。

若非多出来的记忆,霍不凡很怀疑自己被人连夜做了整容手术。只不过这手术效果太好了,他掰着自己的脸看了半天,也没看出任何动过刀子的痕迹。

而脑海中的另一份记忆,来自于一个叫李书恒的底层小人物。

记忆是如此的清晰,让霍不凡不得不考虑另一种可能,那就是他被人杀了,因为某种不可思议的原因,借体重生。

霍不凡现在最想做的事情,就是重新回到霍家,找出这一切变化的原因,弄清楚幕后黑手。

他唯一可以确定的是,不管自己是不是真的死了,下手的人,一定是自己最信任的那几个人之一!

但看着镜子中那张陌生的脸,他又非常的清楚,想做到这一点,太难了。

脸不一样,声音不一样,甚至连记忆都多了一份,谁会相信这种事?

紧紧握住拳头,霍不凡努力思索着,应该怎么样做,才能让那大概只有百分之零点零零一的成功可能性再大一些。

这时候,房门打开,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子,带着一个娇小可爱的小女孩走了进来。

“爸爸。”小女孩很是欢快的朝着霍不凡跑来。

然而她刚跑开两步,那名貌美到连霍不凡都感到惊艳的女子道:“糖糖,去写作业!”

那女子又瞥了霍不凡一眼,冷声道:“终于舍得起床了吗,我以为你要睡死在床上。”

重生后的两天里,霍不凡一直都躺在床上,试图让自己接受这不可思议的结果。到了今天,他才算勉强缓过来劲。

看着眼前一声不吭走进厨房开始下面条的女子,霍不凡嘴角的苦涩更浓。

这名女子,就是记忆中李书恒的老婆,宁雪晴。

远近闻名的大美女,追求者多如过江之鲫。

霍不凡以前见过很多美女,哪怕一线的女明星,国际超模也没少接触过。但就算和这些人相比,宁雪晴毫不逊色,反而还多了一丝清纯的气息,没有那么多世俗的烟火气。

谁都没有想到,最后宁雪晴会选择李书恒,这个虽然本科毕业,但除了读书什么都不会的书呆子。

就连宁雪晴的父母,都气的要和她断绝关系。

李书恒父母早亡,所有资产,就现在这间从爷爷那辈留下来的一室一厅的小破屋。

刚结婚的时候,信誓旦旦说要给宁雪晴最好的生活,结果几年时间里,各种找工作碰壁。

他又是一个眼高手低的家伙,普通工作不乐意做,高水平的人家看不上他,最后还是靠宁雪晴的一个有钱女同学施舍,才去勉强做了司机。

就算做了司机,也还是觉得跟自己的水平不匹配,整天回来就发脾气,渐渐的还染上喝酒打牌的恶习。

输光自己的工资,就找宁雪晴要。

不给就骂人,要么砸东西,家里稍微值钱点的东西,都被他拿去卖了。

结果上个月喝醉酒骑电动车撞了电线杆,伤了下半身,彻底的一蹶不振,到现在已经一个月没去上班了。

李书恒的记忆,霍不凡都清清楚楚,越是清楚,他就越想死。

重生到这么一个混蛋玩意身上,还不如死了好呢。

随着“啪嗒”一声响,宁雪晴关了煤气罐的火,端着鸡蛋面条从厨房出来,对坐在桌子前老老实实写作业的小女孩道:“糖糖,先吃饭,吃完了再写。”

“又是面条啊……”糖糖那可爱的圆脸,已经苦成小老头了。

“给你加一根玉米火腿肠好吗,妈妈今天要忙事情,没太多时间弄饭了,等明天给你烧牛肉土豆。”宁雪晴轻声细语的哄着孩子。

“好吧。”糖糖从她手里接过火腿肠,很是娴熟的自己剥开,刚要放进嘴里,忽然似想起了什么。她转过头看向霍不凡:“爸爸,我们一起吃吧。”

“他不吃。”宁雪晴冷声道。

霍不凡苦笑一声,这夫妻俩的感情,还真是够差的。

在女儿吃饭的时候,宁雪晴过来打开了电脑,登录了网页微信。

霍不凡看到,她在微信朋友圈发广告,都是一些女性减肥瘦身的产品。

这是在做微商?

对霍不凡冷漠,但发广告的时候,宁雪晴却很是温柔。

各个群发语音,声音甜美,语气动人,可惜的是,并没有几个人回应。

在一旁如坐针毡的霍不凡,总觉得不能这样下去,最起码得先打破眼前的沉重氛围。

他微微咳嗽一声,道:“做微商没什么前途的。”

宁雪晴发语音的声音嘎然而止,她转过头,无论目光还是表情,都是那么的冷。

霍不凡被她盯的浑身发毛,努力解释道:“微商本身不受信任,这么多年又已经形成了严重的负面形象,属于事半功倍的工作,所以……”

“所以这就是你教训我的理由?”宁雪晴打断了他的话,声音冷的像含了一座冰山:“我不知道做微商用处不大?我不知道一发广告就要被人屏蔽?你以为我是为了什么?如果不是你每天打牌喝酒把家里的钱都败光了,你以为我每天早上六点忙活到晚上七点,然后再做微商是觉得好玩?”

霍不凡一怔,这才想起来,宁雪晴做微商是因为李书恒太会败家了,连她的工资都保不住。加上白天工作时间太长,没办法做别的兼职,只能下班回来以后做微商。没记错的话,她应该还有个淘宝店,但因为时间和精力都不够,加上对淘宝不够了解,所以生意十分的惨淡,一个月能赚两百块钱都算大生意了。

“我不是那个意思……”霍不凡很想把自己的意思解释清楚。

“那你是什么意思?自己不赚钱,然后看不起努力想赚钱的人,就因为赚的不够多?”

“我……”看着冷若冰山的宁雪晴,霍不凡知道自己现在解释再多也是无用,他微微叹口气,最后道:“对不起,是我没有顾忌你的感受,我为自己的失言道歉。”

宁雪晴听的一愣,两人之间类似的对话,已经发生过很多次。李书恒对她做微商,做淘宝店很是不屑,觉得都是浪费时间。每次争论的结果,都是吵架,然后李书恒摔门而出,要么去打牌,要么去喝酒。

可是今天,他道歉了?

而且,语气听起来还很诚恳,措辞也十分的有礼貌。如果遮住对面这张脸,她会以为换了一个彬彬有礼的上层人士。

可惜的是,李书恒那张还算帅气的脸,变不了。

微怔之后,宁雪晴转回头不再看他,道:“不用这样装模作样,没什么意思。”

第2章

霍不凡知道,自己的道歉,宁雪晴是不会相信的,因为在她心中,某个傻B已经把坏印象弄的根深蒂固了。

不过自己既然已经大概率是重生到了李书恒身上,如果想以这具身体为起点,完成自己想做的事情,那么就必须改变这一切。

细细思索着之后应该做什么,屋子里陷入了沉寂,只有糖糖在那努力吸溜面条的声音不时传入耳中。

发了足足两个小时广告,却还是没有人要买东西,宁雪晴只能放弃今天的“工作”。

她起身正要去收拾女儿吃面的碗筷时,却见桌子上已经空无一物。

再转头向厨房看去,正见霍不凡很是麻利的擦着灶台。

身为霍家的嫡系长孙,所有事情都有人帮忙照料,但霍不凡从来不喜欢靠别人。他喜欢自己做饭,自己刷碗,自己穿衣服,自己洗衣服。

连平时开的车,都是自己去洗。

不是因为体谅保姆辛苦,而是他觉得,自己是个人,是人总得做些什么。否则的话,不如直接把脑袋切下来摆在办公室,其它的地方都扔进炉子里烧掉算了。

尤其今天,他更觉得自己应该做点什么,不是单纯为了改善和宁雪晴之间的关系,更希望借此让自己觉得,他还是个人!

宁雪晴已经很久没见过自己的丈夫做家务了,这一幕,彷如昨日,又像在做梦。

然而,梦终究有醒来的那一刻。

等霍不凡从厨房里出来,娘俩已经钻进被窝。

这时候,小丫头忽然说要尿尿,从被窝里爬出来。

她回头看了眼还在盯着手机朋友圈的妈妈,然后快速跑到霍不凡身前,往他手里塞了一样东西,还比划了“嘘”的手势。

“糖糖,快点,马上感冒了!”宁雪晴喊道。

“哦哦,我知道啦!”糖糖笑嘻嘻的跑进卫生间,没两秒又跑回来了。

“你上的什么厕所这么快?”

“哎呀,刚才想尿尿,现在不想了嘛。”

母女俩的对话传入耳中,霍不凡低头看了眼手里的东西,那是半截玉米火腿肠。

很明显,是糖糖之前吃剩下的。因为妈妈不给爸爸吃,所以她留下一半,趁着这个机会偷偷拿过来。

看着手里的半截火腿肠,再看看在被窝里和妈妈闹腾的小丫头,哪怕霍不凡已经经历了人生中最惨淡的事情,此刻也依然忍不住眼眶发红。

这是让人无法忽视的亲情,是他在最绝望最黑暗的时刻,看到的一缕曙光。

想到小丫头正在长身体的时候,却只能吃毫无营养可言的面条,甚至连玉米火腿肠,都为了给他留点只吃一半。

霍不凡死死握住拳头,指甲都深深的陷入肉里。

两天前,他对亲情绝望。

两天后,他又得到了亲情。

只有失去,才更懂得珍惜。

这句话,霍不凡懂了。

他缓缓拿起那半截火腿肠,轻轻放在口中咬下,然后慢腾腾的嚼着。以往看都不会多看一眼的食物,他吃的异常的慢,异常的仔细。

当最后一丁点火腿肠下肚,霍不凡开口道:“我发誓,一定会让你们母女俩,过上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生活!如果做不到,天打五雷轰!”

这誓言,是伴随着火腿肠发出来的,吃下肚子里的东西,就不能再吐出来了。

床上的闹腾停顿,糖糖从被窝里钻出脑袋看他,但很快又被宁雪晴按了回去。

“老老实实睡觉,明天还要上班学!”宁雪晴呵斥了一声女儿,然后对霍不凡的话语进行了回复:“省省吧,听腻了。”

霍不凡没有吭声,他知道有些事情不是一时半会能改善的,他只是说出了自己想做的事情,之后,就要把这些事情实现!

不足十平方的小卧室,床非常的小,只有一米二。

根据记忆来看,那张床是有霍不凡位置的,但出于“礼貌”,以及对自身身份的不确定,霍不凡没有堂而皇之的爬上床。

占了人家的身体,再去占有人家的老婆,实在不太好,最起码现在霍不凡没有半点这样的心思,他老老实实的去了那张已经用了七八年的老沙发上躺着。

第二天一早,霍不凡把热水提前烧好,牙膏挤好,还顺手煎了三份荷包蛋。

家里没有微波炉这么“高级”的电器,只能用小锅把牛奶温热。

端着东西到客厅桌子,却见宁雪晴和糖糖都坐在床上看他。

母女俩都像见了鬼一样,糖糖更是直接的问:“爸爸,你是不是真的很需要钱啊?”

霍不凡哭笑不得,连亲闺女都知道他这种“坏习惯”吗?

“爸爸不缺钱,快穿衣服起来洗脸刷牙吃饭。”霍不凡笑着道。

“噢噢,太好了,我要吃爸爸做的饭!”糖糖兴奋的从床上要爬起来,却被宁雪晴一把拽住:“衣服都没穿就乱跑,着凉了怎么办!”

“我来帮她穿,你先去洗脸刷牙吧。”霍不凡走过去道。

“无事献殷勤,非奸即盗。”宁雪晴瞥了他一眼,自顾自的给糖糖穿衣服。

昨晚娘俩上床早,到了今天早上,近距离之下,霍不凡才看清,宁雪晴的身材如此有料。哪怕隔着宽松的睡衣,依然澎湃非常。

“看什么看!”宁雪晴瞪了他一眼。

霍不凡讪笑一声,连忙收回目光。

娘俩很快穿好了衣服,去了卫生间才发现,牙刷牙膏,连热水都准备好了。

看着这些东西,宁雪晴发了一会呆。

“妈妈,爸爸好像变好了耶。”糖糖抬头道。

宁雪晴回过神来,她低头看着闺女,最后露出了苦笑,道:“是吗……”

无论如何,宁雪晴都不会相信,自己的丈夫真的在床上躺了两天就大彻大悟,痛改前非的。

刷完牙,洗完脸,吃完饭,霍不凡一边收拾碗筷一边问:“真的不用我去送她上学?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做。”

“你要觉得没事,就回去开车赚钱。”宁雪晴给糖糖整了整衣服,站起身来往外走。

霍不凡叹口气,没有多说,他摸了摸口袋,打算等会出去买点菜,给娘俩改善下伙食。整天吃面条加火腿肠,算怎么回事。

可口袋掏了个遍,空空如也,一毛钱都没有。

霍不凡这才想起来,李书恒被自己重生夺了身体之前,刚刚输光了上个月所有的工资,还欠了牌友一万多。

这个废物……

“等一下!”

宁雪晴听到声音转过身,看到霍不凡跑了过来,她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一幕,似笑非笑的道:“干什么?”

霍不凡一脸的尴尬,早上还说不缺钱呢,这会就破戒了……

但是身无分文,总不能为了买菜去抢吧?

他只能腆着脸道:“那什么……我想给你们做点好吃的,能不能给我两百块钱,我去买点菜……”

“要不要给你三百,再买点酱油醋什么的?”宁雪晴道。

“好像家里没有耗油和豆瓣酱,如果……”霍不凡下意识接话,说到一半才领悟到宁雪晴的意思。再抬头看去,果然见宁雪晴的脸色已经冷了下来。

她拿出钱包,掏出两百块钱扔在霍不凡身上,道:“狗改不了吃屎!”

说罢,拉着糖糖就走。

小丫头回过头,冲霍不凡叹气摇头,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架势。

霍不凡满脸苦笑,他真没想吃屎,只是想给你们娘俩弄点好吃的啊。

弯腰把两百块捡了起来,看着上面沾染的灰尘,霍不凡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。

曾经霍家的大少爷,几百万上千万都不放在眼里,如今却要为了二百块弯腰。

第3章

都是那个李书恒,稍微争点气也不至于这样。

既然拿了钱,霍不凡也就不多想了。

去菜市场买了几样娘俩最喜欢吃的菜,此刻他十分庆幸自己当初做大少爷的时候学会做菜,否则现在想献殷勤都没办法。

不过娘俩中午都不回来,霍不凡也不敢浪费来之不易的两百块,中午随便煮了点清水面条就对付过去了。

还别说,吃惯了山珍海味,这连盐都不放的面条,吃起来也是别有一番风味。

趁着时间多,霍不凡把家里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,该收拾的收拾,该擦的擦。忙活完后,他才坐在电脑前打开电脑。

犹豫片刻,他搜索了一下最新的新闻,却没有找到与自己有关的消息。

自己已经出事两天,怎么会一点动静都没有?无论是死是活,总该有个说法才对。

霍不凡隐约察觉到其中暗藏的蹊跷,却又暂时弄不清情况。

关了网页,用了二十分钟平复自己的心情后,霍不凡打开了淘宝的工作台。

他昨天想了一夜,想要改变现在的情况,除了自身因素以外,还得让家里赚点钱。最起码,得让母女俩能吃点好东西吧?

眼下身无分文,自然只能靠着宁雪晴起家,说起来,也有点吃软饭的意思。

宁雪晴的淘宝店,也是卖减肥产品的,但销量奇差无比。

之所以差,除了产品普通外,标题优化,店铺页面优化,以及站内外引流都充斥着大量的问题。

霍不凡虽然没开过淘宝店,但他懂人心,知道什么样的标题,什么样的图片,什么样的产品介绍才能吸引到顾客。

把店铺里所有产品筛选一遍后,最后霍不凡只留下了两样商品,其它全部下架。

随后他下了一个Photoshop,把商品图片进行了修改。想了想,霍不凡又把桌子上宁雪晴的几张生活照片,也给放了上去,并介绍这是店主本人,身份证可查。

虽然介绍中还说了宁雪晴曾经胖到两百斤,这话纯属胡扯,但为了卖东西,也顾不上那么多了。

一番整顿后,店铺页面看起来格外清爽,和原先杂乱无章的样子相比很是上档次。

搞定了店铺,剩下的就是引流。

霍不凡当初能把一个即将破产的小企业带入全国百强,靠的就是强大无比的营销能力。

几个营销方案做出来,按照方案去宣传,相信流量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得到自然的增长。

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,已经五点半了,距离娘俩回来还有一个小时左右。

就算再完美的宣传,也需要时间来赋予效果,霍不凡没有再去管,起身去了厨房开始做饭。

西湖糖醋鱼,麻辣小龙虾,清炒土豆丝,干煸四季豆。

四个菜,外加一份牛肉粒酸辣汤。若非时间太短,霍不凡还想弄点面,蒸一小锅馒头。

外面机器做的馒头虽然软,却没有嚼头,必须自己揉上几个小时,吃起来才又软又劲道。

宁雪晴和糖糖一推门进来,娘俩都看傻了。

扑鼻而来的香气,加上桌子上几道冒着腾腾热气的菜,让她们有些不知所措。宁雪晴甚至下意识回身看了眼门牌号,确定自己是否走错了地方。

霍不凡端着酸辣汤从厨房出来,看到她们便笑着道:“站那干嘛,快进来吃饭。”

“哇!”糖糖最先反应过来,欢快的跑到桌子前,伸手就要去捏菜。

“先洗手。”霍不凡伸手捉住她,拉去了卫生间。

“让我先吃一口嘛……”糖糖不依的挣扎着。

“不行,先洗手,要养成好习惯。”霍不凡坚定不移的道。

宁雪晴关了门,缓缓走过来,看着桌子上的饭菜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除了盘子和桌子是真的,其它的,都像假的……

霍不凡身为大家族的少爷,教他做菜的老师,自然也是从米其林请来的三星厨师。

这种级别的厨师除了会烧菜,更讲究摆盘,摆不好,菜就白烧了。

所以,霍不凡的摆盘,也是相当的有水准,看起来比一般酒店的还要上档次。

宁雪晴扫视着四周,家里好像和之前差不多,但又顺眼的多。到处干干净净的,她伸手在旁边电灯开关上抹了一下,连一丝灰尘都没有。

霍不凡带着洗完手的糖糖从卫生间出来,见她还站在那,道:“你也洗洗手吃饭吧。”

宁雪晴看了看桌子上的菜,又看向他,问:“在哪家买的?”

“就东边的菜市场啊。”

宁雪晴看着他,再次道:“我是说,在哪家饭店端回来的菜?”

霍不凡一愣,这才明白,她是以为自己从饭店买回来的成品菜。

“这都是我自己做的。”霍不凡解释道。

“你觉得我会信吗?”宁雪晴瞥了眼桌子上的菜:“你连炒西红柿鸡蛋都不会,现在突然告诉我这些是你做的?虽然不知道你想干什么,但你觉得这样有意思吗?别人不知道你的底细,我能不知道吗?”

霍不凡苦笑,他知道李书恒是个渣渣,可这也太渣了吧。连他想贡献点作用,都要被各方面质疑,偏偏还没办法反驳。

“好吃好吃!太好吃了!爸爸,你真厉害!”糖糖大呼小叫往嘴里扇风,糖醋鱼还是很烫的,同时还不忘夸赞霍不凡的手艺。霍不凡也不是傻子,自然明白她是在故意给自己圆场。

“不管谁做的,先坐下来填饱肚子吧。”霍不凡道。

宁雪晴没有反对,钱都花了,不吃能怎么样?

她去洗了手,回来正见霍不凡吹着筷子上的鱼肉,然后喂给糖糖吃。

如果是几年前,这样的画面自然很温馨,可是现在,她只觉得是在作秀。

平日里,李书恒在家吃饭的次数屈指可数,偶尔吃一次,也是这里嫌弃那里嫌弃。他连自己吃饭都想让人喂,又怎么会去喂别人。

不过宁雪晴也没打扰父女俩难得的天伦之乐,她拿起筷子,夹了一口土豆丝放进嘴里。

清脆,又不是生的那种脆,味道非常好。

“妈妈,鱼,鱼!可好吃了!都不用吐刺呢!”糖糖指着糖醋鱼叫喊着。

“鱼刺都炸透了,一咬就碎,不会被卡着。”霍不凡解释道。

宁雪晴没吭声,夹了一筷子放进嘴里,鱼皮焦,鱼肉嫩,鱼刺却又很脆。想炸成这样,可不是一般厨师能做到的。

调制的糖醋汁,也相当的美味,让人吃一口就忍不住胃口大开。

“怎么样?”霍不凡有些期待的问,平日里他做菜不会问任何人口味,只要自己喜欢就行。但今天,宁雪晴和糖糖是否满意,是他最关心的事情。

“把饭店电话告诉我,以后过生日我会带糖糖去吃。”宁雪晴平静的道。

霍不凡苦笑道:“真是我自己做的……”

“不给算了,糖糖,吃完了去写作业,今天老师说作业挺多的。”宁雪晴一脸无所谓的道。

“哦,我知道啦,喺,有点辣,不过好好喝!”糖糖抱起酸辣汤的碗,大口大口喝着,时不时对吃到牛肉粒表示万分的欢喜。

小丫头虽然很能吃,但总有个限度,等吃饱喝足,就被宁雪晴赶去写作业。

霍不凡抢先起身收拾碗筷,宁雪晴和他碰到手,就立刻缩回来。

她没有再去抢着做什么,只淡淡的道:“虽然不知道你到底想干什么,但一顿吃两百块,不是我们能负担起的。这样的事情,以后少做,没什么意义。”

霍不凡知道她心中充满不信,也不解释,点点头端着碗筷去厨房了。



由于篇幅限制,只能发到这里啦!
 
后续剧情高潮不断!
相关推荐
【《超级女婿》:入赘三年,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。】 入赘三年,所有人都以为可以骑在我头上。而我,只等她牵起我的手,便可以给她整个世界。
【《都市无敌战神》:我所失去的,终会千百倍的拿回来!】 五年前,被陷害入狱!五年后,他荣耀归来,天下权势,尽握手中!我所失去的,终会千百倍的拿回来!
【《春风也曾笑我》:亲妈和男朋友即将要结婚】 亲妈和男朋友即将要结婚,纪精微却是最后一个知道。婚礼当天,纪精微亲眼看着前男友成为自己后爸。遭遇背叛的纪精微,为了掩盖伤痛,开始在事业上发愤图强。却被大BOSS指着文件夹,质问:“纪精微,你好大狗胆,在我眼皮底下,你也敢虚报账目,私自揽财。”纪精微笑着说:“我以为,您从您父亲身边收买了我,这点酬劳,我该拿。”纪精微以为只要自己拿捏好了分寸,一直这样走下去,总会走到康庄大道……当满城传来他要娶豪门千金的消息,纪精微跑去问沈世林,却被他压在办公桌上,语气暧昧又危险说:“纪精微,玩票大的,来吗?”他们之间,从相互利用,各取所需开始,可不知道怎么了,最后竟然会从利益缝隙中缠出感情。
【《我爸给我二十亿》我以为这辈子注定被人嘲笑;那天……】 那天,我以为这辈子注定被人嘲笑;那天,我以为此生注定贫穷;但那天,我爸给了我二十个亿!
【《最强狂婿》:十年前,他被迫逃出豪门世家,从此颠沛流离,惶惶如蝼蚁…】 十年前,他被迫逃出豪门世家,从此颠沛流离,惶惶如蝼蚁,人尽可欺。直到那一天,他拨通了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号码。你若执我之手,我必许你万丈荣光……
【《臣服》:如果那个人是你,那我甘愿臣服。】 四年前,海城一场商业大案,名门望族陆家一夜间不复存在。始作俑者却是陆家三少陆薄川的新婚妻子,宋绾。四年后,宋家家道中落,陆薄川将她逼入绝境,人人都在看她笑话。声名狼藉的宋绾却摇身一变,再次成了人人艳羡的陆太太。海城多少人都在等着他们离婚。等来的却是陆薄川将她抵在墙脚,徐徐逼问:“你知道这些年,你儿子到底有多难带吗?”――如果那个人是你,那我甘愿臣服。
【《重生霸婿》:资产千亿的霍家继承人霍不凡,被谋杀后重生在了一个底层男子的身上。】 资产千亿的霍家继承人霍不凡,被谋杀后重生在了一个底层男子的身上。在头疼如何面对这对不知情的母女时,霍不凡发现真凶已经将他的替身推至台前,意图窃取霍家的资产。唯一的办法,就是扎根于这个近乎破裂的家庭,从零开始,快速崛起,与幕后真凶抢时间。可是,万一时间长和这个漂亮到极点的老婆处出感情怎么办?护爸狂魔的可爱闺女不解的昂起头:“爸爸,你怎么不跟妈妈一起睡了?”
【《从今天起当首富》:重生03年,方平要走别人的路,让别人无路可走!】 重生03年,方平要走别人的路,让别人无路可走!
【《枭婿》:世界第一大神秘组织龙门之主当了上门女婿。】 世界第一大神秘组织龙门之主当了上门女婿。五年后,考核结束!曾经因我而让你饱受耻辱,如今我定许你光芒万丈...

反馈信息

取消 确定

TOP